莆仙戏:桃花依旧笑春风

作者:雪陪梅做梦微信号:lxmgzwx发表时间 :2018-11-29



四月,桃花在温润的空气里开了花,释放成春天里最有风韵的模样。
这个傍晚,我无比陶醉地在一座戏台前站着。
戏台搭在村庄的晒场上。土木结构,黯淡的木纹和色彩,烟熏火燎的古朴着,一看就很有些岁月了。
蓦然,一声老腔亮着,在一个什么地方响起——咿呀!余音袅袅,拖拽得很长很长。
翠鸟在屋檐上鸣叫,如同老戏里唱腔宛转的“正旦”。
乡村的戏台是热闹的中心,于平淡平常之中系着撕心裂肺、牵肠挂肚的乡情。要说乡村的味道,戏台是最浓烈最为饱满的。天涯海角走远了,什么时候想念了,心吊在胸腔里都会咣咣响,回乡看戏去!
在仙游,宫庙,戏台是标配。看看戏台的模样,就知道人们有多么盼看一台戏,有多么爱戴自己的生活。乡村里,逢年过节、红白喜事,请台莆仙戏是最隆重的仪式。说是给神唱戏,实际上是给人唱戏。真正懂戏看戏的人微乎其微,可是看戏的人却很多。
一台戏就是一个季节的驿站。有好戏便不放过。空气里虫子擦着草尖飞翔,通知戏就要出场。村民们早早收好农具匆匆往家里赶,他们从大地的深处缓过身子,那样的不约而同,端着饭碗大口吃饭,门口迫切走过的脚步声代替了自己的心跳。
有诗云:抽簪脱胯满城忙,大半人多在戏场。

演员们在后台化妆。
静静的戏箱,静静的道具,就等待着粉墨登场的那一刻了。
戏台下早已人声鼎沸。孩子们在台前乱跑大叫,不时掀起幕布看台子上有人搬布景。妇女们用尖利的噪音呵斥自己的小孩,笑声、打趣声弥漫着台下的人群。一个腰肢纤细,头戴花冠,袭一件镶边水红绣花长裙的女子站在侧幕布旁,翘着兰花指不时地摁摁自己头上的簪花……
铿锵,铿锵,锣鼓一响,十音八乐,一股活力,四处洒落,纷纷扬扬地落在人们身上,无比温暖。
台子下顿时鸦雀无声。大幕徐徐拉开。
幕一启,就是一派大家气象,不用开口,也不用抬手,已经样样都有了。生、旦、净、末、外、贴、丑等脚色行当,悉数登场。穿云裂帛一声长啸的武生,清水芙蓉千柔百媚的青衣,哆哆嗦嗦的花白胡子老生,还有挤眉弄眼翻跟斗的丑角。
莆仙戏,多么的好。钉是钉铆是铆,坐唱念打有板有眼。再外行,再看热闹,好戏总归是好戏,功夫永远是功夫。
戏台上粉墨春秋,戏台下千姿百态。白发的老人坐在板凳上,眯着眼听得泪汪汪;光屁股的孩子望着上头艳丽的绣花袍,直看得晕了眼;五大三粗的男人,站在人群外,稍远地看,节奏急欢的乐声中他们喘着粗气担心台上剧情的发展,虽然已经看过好几遍了,但是,他们还是要担心;轻声细语的姑娘想着戏里的小生,撩拨起内心的涟漪……。有的人张着嘴欢喜,有的人坐得腰板挺直,有的蹲伏着,像黑暗里的猫,亦像过路的大鸟。一个穿着宽松衣服的女人怀里奶着个婴儿,她不时地低头抬头,上下撕扯着的嘴唇,一缕鼻息吹动着她额前的刘海……
台上和台下的距离一点也不遥远。台上的唱念做打,算不得炉火纯青,却也声情并茂,淋漓尽致。缠绵悱恻的浪漫爱情,还来不及留恋追怀,徒生变故。无论是家国情怀还是儿女情长,都能让台下的观众唏嘘不已。有道是,行家听戏听的是味道,外行人看戏看的是热闹。无论听戏还是看戏,都能入戏几分。
美丽的传说和动人的故事与乡村的生活也就一步之遥,所有的辛劳,就在这个瞬间心平气和,羽化成一种恬淡的幸福。
这一时刻,戏台上下,就是乡村生活的娱乐中心了。 天上一轮亮亮的月,地上几盏明明的灯,兰溪的风轻轻地吹过去,台上的唱低低地传过来。 恍惚之间,有什么珍贵的东西与我们迎面相逢了。

戏呢,唱的都是莆仙方言,听起来亲切委婉。行腔非常流畅,尤其是拖腔迂回婉转扣人心魂。咿呀又咿呀,余音缠绵,蜿蜒辗转在木兰溪清澈的水声里,舒缓恣意。
我们从莆仙戏袅袅余韵间,淋漓尽致的铿锵音符里,看到了如山执着、似水灵动、循序渐进的缠绵和丝丝入扣的抒情,这莆仙戏啊!
话说莆仙戏,原名兴化戏。起源于唐代的木偶戏,于宋代形成与成熟,盛行于明清时期。至今已有1千多年的历史,是中国现存演出形态最古老,剧目最丰富,在表演艺术上最具特点的剧种之一。剧种的古老性、艺术的丰富性、表演的独特性凝集成莆仙戏的特色。2006年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莆仙戏的唱腔丰富,综合了莆仙的民间歌谣俚曲、十音八乐、佛曲、法曲、宋元词曲和大曲歌舞的艺术特点,迄今仍保留不少宋元南戏音乐元素,被誉为“宋元南戏的活化石”。
很难想象,莆仙戏唱腔曲牌竟有一千多支,有“大题三百六,小题七百二”之称,迄今仍保留不少宋元南戏音乐遗响。部分曲牌,其名目、音韵、词格与唐、宋大曲和宋词调相同。仅存于早期南戏《张协状元》的〔太子游四门〕,用的就是莆仙戏的曲牌。
乐器是可以进入岁月的。传统乐队只设3人:司鼓、司锣、司吹。渐渐地吸收“十音八乐”中的部分乐器,扩至10多人,增设乐器四胡、尺胡、老胡、和尚胡、鼓胡、八角琴、小三弦等。特色乐器有大鼓与石狮、沙锣与槌、笛管(古称筚篥)与梅花(中音唢呐)。尤其是筚篥,在全国其它剧种中已罕见;它仍保存宋、元南戏的古貌,由尚书木制成,长约5寸,头大尾小,芦竹作哨,管开八孔,仅吹五音,遇“清角”、“变宫”时开“角”孔与“宫”孔,吹奏悲伤哀怨的曲牌时,音色高亢而凄厉、哀怨,令人观者动容唏嘘不已。
演员的表演古朴优雅,不少动作深受木偶戏影响。《双鞭回两锏》中秦叔宝与尉迟恭在互相激烈对打时,秦持双锏,尉拿单鞭,运用傀儡的打法,双打、双钩、双上、双下、与傀儡表演形式,动作和身段一模一样。
莆仙戏的基本功集中在步、手、肩三个部分。步法有:三步行、摇步、拖步、挑步、云步等。旦角的蹀步,行不动裙的。典雅。雍容。“千斤坠”也很有特色。丑角的特有步法“七步遛”(也称“七下跳”),可谓怡情舒畅风趣滑稽。
“手法”就更微妙传神了,往往需要观者用眼揣摩,用心感受。“手法”包括指和臂两个部分。样式科名很多,有拱手、拆手、拼手等。表演时要求随眼转。常见的指法有姜萼手、香橼手、兰花手、三节手等。那人挥鞭,渐渐变成一匹马,几个手势就绾成一团缰绳。那兰花指在空气中一抓,就算挑开了门帘。多么的含蓄,多么的美。
肩部动作有旋肩、车肩、荡肩、放肩、蹑肩等。我们只要看到演员肩上的表演,就可以想到角色脚步、身段的变化。
一场《春草闯堂》牵动几代人的心哪!
布衣裙的春草,聪慧俏皮,伶牙俐齿。“坐轿”一场中,知府胡进“急惊风偏遇见慢郎中”,花旦运用千斤坠、蹀步、抽步、蹑步、蹈步、跳步等六种传统步法,表现出春草的泼辣和机智可爱的一面,轿夫抬轿则倾尽各种姿态,渲染了诙谐幽默的喜剧气氛。
“奴这回为救夫君已忘生死”,一声美丽的唱腔。
翁懿娘着一袭素色的“扫地裙”,裙沿拖地,用细碎的蹀步行进,脚尖把前面裙子轻轻挑起,前进、后退、左右旋转。一时间,她竟像枚玉色的蝴蝶,翩然萦绕人们的心间了。
这一折,人们欣赏到了莆仙戏的绝活“扫地裙”。
《叶李娘》说的是,南宋太学士叶李被权相贾似道陷害打入死牢,其妻翁懿娘,“刺血写本”替夫受刑的故事。表演者是国家一级演员、第十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、被誉为“莆仙戏第一旦”的王少媛。大悲大喜,敢爱敢恨,一举手,一投足,一个个肢体动作演绎世间冷暖,一声声唱词诉尽人间悲欢,她几乎就是一缕精神与角色汇合,妆容下的她,已不再是自己。

“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”的仙游,莆仙戏这独特、传统、精致的剧种,在中国表演艺术上独树一帜,代表了中国传统戏曲的正脉。著名戏剧家老舍先生曾赞誉:“可爱莆仙戏,风流世代传。弦歌八百曲,珠玉五千篇。”
《团圆之后》、《春草闯堂》、《新亭泪》、《晋宫寒月》、《叶李娘》、《状元与乞丐》等,这些优秀剧目已誉满全国剧坛。现存传统剧目有五千多个,其中保留宋元南戏原貌或故事情节基本类似的剧目有八十多个。解放后,莆仙戏经过整理、改编、演出的优秀传统剧目有二百多个,
其中《团圆之后》、《秋风辞》被列入中国当代十大悲剧,《春草闯堂》被列入中国当代十大喜剧。一个剧种有3个优秀剧目同时列入全国20大剧目,这在其他剧种里是不多见的。
成立于1952年的鲤声剧团,是莆仙戏重要的专业艺术表演团体。著名演员林栋志、朱石凤、王国金、陈开阳、许秀莺、陈启星、王少媛等就是从这里一步一步地走进春天的剧场,唱得世间开满桃花。
陈仁鉴、郑怀兴正是从千年的莆仙戏里,从不绝的锣鼓声中,走出的誉满中国的戏剧大师。一生痴情为莆仙戏,一生寂寞为乡土,把仙游的文化演绎得绚丽缤纷,把戏曲的精神发挥得酣畅淋漓。
由陈仁鉴改编的《春草闯堂》塑造了一个充满正义感的勇敢智慧的丫头春草的形象。这出思想和艺术水平较高的戏,走过一段曲折道路。一九六二年春天,鲤声剧团到福州上演《春草闯堂》,受到热烈欢迎,被称为“一出闯出来的好戏”。当时著名剧作家老舍路过福州,看了此剧,特地写了“魂断团圆后,笑移春草前”的诗句表示祝贺。文化大革命时期,鲤声剧团被解散,演员被下放劳动,执笔者陈仁鉴被打成“反革命分子”。
“四害”扫除,春回大地。《春草闯堂》作为庆祝建国三十周年献礼剧目赴京演出,誉满首都。京城使《春草闯堂》尽得风流,他们使京城笙歌嘹亮。这一年京城的秋天一片绚丽。
几十年来,郑怀兴先生一直在创作的道路上蜿蜒前行,他的作品掷地有声,浓烈着自己的执着。上世纪80年代以莆仙戏《新亭泪》蜚声剧坛,近30年来创作了大小剧目30余部,其中《晋宫寒月》、《鸭子丑小传》、《神马赋》、《叶李娘》、《乾佑山天书》、《上官婉儿》等都曾引起戏剧界广泛关注;特别是近年创作的晋剧《傅山进京》、评剧《寄印传奇》及莆仙戏小戏《搭渡》等更获得很高的声誉。他的《新亭泪》选入《中国文艺图文志戏曲卷》,地方现代小戏《搭渡》入选国家级舞台精品剧目,古代剧《魂断鳌头》在福建省获得诸多奖项。具有地方戏剧传统特色的优秀折子戏《江陆云・百花亭》、《朱朝连》、《千里送》、《敬德画像》,参加“经典百折”获得好评。
鲤声剧团六度晋京献演、多次赴台演出。2011年和2013年,鲤声剧团出演的传统剧目《白兔记》、《目连救母》走出国门,在第五届、第六届法国巴黎中国戏曲节,蝉联“最佳传统剧目”奖,古朴典雅的表演,优美动听的曲牌音乐赢得了国内外戏剧专家的好评。2015年,郑怀兴创作的《魂断鳌头》参加福建省戏剧会演分别获得剧目、导演、音乐和表演的一等奖。2016年,此剧参加中宣部文化部举办的戏曲会演,再次轰动京华。目前,新编历史剧《林龙江》已搬了艺术舞台,反响良好。
如今,鲤声剧团组织老艺人相继抢救排演了《春草闯堂》(选段)。《目连-开荤咒誓》、《白兔记-井边会》、《三鞭回两锏》、《戏巫记》、《朱朝连》、《千里送》等14个莆仙戏优秀传统折子戏,制作成录像资料永久保存。
在鲤声剧团艺术传承保护中心,常常可以看到周如典、王国金等仙游戏剧界老艺术家的身影,他们言传身教,现场示范,细细雕琢每一个眼神、每一个动作,让青年演员们丝毫不敢马虎。以名艺人传授的办班办校途径,传、帮、带,让后起之秀迅速成长起来。
正是这代代相传的文艺薪火、不吝传授的艺术精神,抢救和保存优秀剧目、传统折子戏的艺术手段,使莆仙戏这棵被誉为“宋元南戏活化石”的艺术大树,永葆常青,硕果累累。
她,舞着古老的唐风宋韵,从历史的长空中走来,走的沉稳,走的厚重;她,舞着现代的文明,从今朝的晨曦中走来,走的欢快,走的豪迈。莆仙戏,世代流传的遗响,在后辈子孙流淌的血液里吟唱,绵延不绝!

我们说,平适富庶的地理环境给了它以优雅柔婉的风姿,开放畅达的人文传统给了它以沉稳蕴藉的气质。这就是莆仙戏了。
锣鼓点中,翩翩翻飞的蝶步,情真意切的吟唱,在路上,在水中,在我们的心里,在充满情节的木兰溪轻轻飘荡着…
我欣赏艺术性的东西并不系统,有时反而东鳞西爪。不过,地域性的东西总能影响我的偏好。比如,莆仙戏,总有亲近之感。
小时候,因着大舅在度尾戏班里拉二胡,我常常坐在他旁边看戏。那时候看戏只是看热闹看新奇。戏里,是我不曾消解的真假人生;戏外,角儿们卸下戏服,洗尽油彩,我近水楼台,看得更真切了。
母亲是个戏迷。凡是莆仙戏,她都爱看爱听。看过的,也要重温。不管多远的路,她都会乐颠颠地呼朋唤友赶去看戏。我年少时,也时常被母亲领着,挤在人堆里,忍着瞌睡,等一个晚上。我其实,就对那些俏丽晶莹的头饰感兴趣,那穆桂英头上的锦鸡毛的翎子,长长的触角在华丽的凤冠上,摆来摆去,多么神气,迷死了童年的我。
上班的旧校区与仙游县鲤声剧团隔墙相邻。仿佛艺术与我比邻而居,艺术的种子借此是可绿油油地生长、开花、结果的。因此,我对莆仙戏寄予一种别样的深情。
每每有朋友送来戏票,我便去剧团里看戏,也看折子戏。《千里送》是我看过的一出折子戏,喜欢千里二字,绵长的,有花落流年,尘梦如风之感。京娘内唱【醉花间】,唱腔婉转悠扬,韵律极美,句句牵动人心,让人如痴如醉沉进去。台上千般景致,万种风情,想那些戏剧后面的故事,仿佛自己也穿越到了古时。观戏的过程,实际上就是一种心灵之舞,青衣的衣袖很长,拖曳于地,宛转舞来,让我从春天里走出。
于是,我对莆仙戏的理解,像一朵花开一样朴素静默,慢慢的就开到了心里。
戏在民间,让历史有了动感。随着幕布的拉开收拢,历史便开合在人间戏剧里,很像是一幅图画里可以走来走去的部分,以十多人的表演而延续着朝代更迭。艺人虽不足表现整个生活的道理,却能让人读出疼痛的颤音。他们在戏台上向人们展示的或是历史人物或是民间传说中的故事,有文人也有义士,于历史中超越历史,于有意中归于无意,使留下的东西,更接近美好。
历史英雄人物,最常由戏剧演绎出来的,而有些人物用来入戏,更让人浅显易懂。这是书本之外进入历史的又一途径,逸闻和轶事,动感和细节,情态和心性,人物图谱和生活景象,恩怨情仇和离合悲喜,让人们很简单就明白了富贵不长久、善恶有报应的道理,对历史的解读更快捷方便。
近日,鲤声剧团上演的《林龙江》,主角林龙江的扮演者黄永志是鲤声的台柱子,对角色的揣摩细致入微,把林龙江先生作为一代教主的大德大贤演绎得既崇高又可信,把身处混乱不堪局面中、内心极度煎熬的林龙江,刻画得丰满而又不失棱角,激情而又冷静,把伟大的思想家和大乡贤内心的宽广和安静表现的淋漓精致。
除了演绎历史,脸谱也精彩。莆仙戏的早期脸谱,一般着重于红、黑、白三色。到了民国初,受外来因素影响,又加上蓝、金、银等色。红色脸一般象征忠勇、正义、威严,大都用于有血性的男儿。如《三国》中的有关羽和姜维,《千里送》中的赵匡胤等。黑色脸,莆仙话即“搓乌面”,如包文拯、海瑞等,象征公正无私。白色脸谱象征奸诈、阴险,用来表现奸臣。莆仙戏里还有一种白色脸谱:在演员的眼鼻间涂一块白色,这是丑角脸谱之一,称“白四喜”。至于媒婆嘴角的那颗大痣,则夸张着生活的趣味。
历史宛如一张面具,戴着面具离审美才更近。
生活是个大戏台,这边唱罢,那边锣鼓又起。台上风光无限,台下云烟过眼。而戏依然喧嚣浩大。老戏迷说,这一出戏原来是谁演的,再往前是谁演的,那一出戏原来是谁演的,再往前是谁演的,最初的是谁,我的祖父看到过她的戏的。
“一声叫爹喉哽咽哪,十八年来头一回,只道生父永难见”,戏台上,《团圆之后》的“父子相认”正酣畅淋漓。老戏骨的金玉之声,唱尽人间幽咽恨意,寥寥数句,已是满场的浑厚铺张,仿佛天地里泼墨。
我在夜的深处鼓起了掌。
日子啊,就该踩着鼓点锵锵锵地过。人生如戏,太认真的事都该由唱腔中的“咦、呀、呼、哪、咳、哎”这些虚字、衬字带过,这样,唱腔才优美,人生才好舒展明朗。
四月的桃花里,我在乡间看一场戏。
世俗,是喜人的;生动色彩,是民间的。铿锵铿锵,戏一直唱着,十音八乐悠扬辽阔,金枝欲孽缤纷摇曳。
我醉在莆仙戏里,醉在十里春风中,遗忘了自己。

关注雪陪梅做梦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